少林僧人释永旭涉黑调查:出门带打手 曾砸选票箱

7月30日,河南偃师市公安局的一则通告让释永旭成为关注的焦点,大口镇亦被推上风口浪尖。
  通告中鼓励当地人举报释永旭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大会动员地点就选在大口。记者调查发现,释永旭盘踞大口十余年,罪行累累。如今释永旭等人落网,那些被其欺凌过的人逐渐敢站出来说话,甚至还主动找寻其他受害人,对他们来说,挤压十多年的怨气委屈正如山洪般爆发。
  “他终于倒了”
  初见王红(化名),她第一句话就是“他终于倒了”,这个口中的他指的就是释永旭,一开始王红还不敢相信,直到看到警方的通告才放下心来。最近两天,王红和丈夫都很忙,他们忙着带媒体找村里被释永旭欺负过的人。
  怨气已有十余年,突然得到释放,两口子都有些恍惚。
  王红和丈夫都是山张村人,十三年前和释永旭因为村里水库的事起过冲突。她讲述,2004年在村里的一个小水库养鱼,当时和乡里管水利以及村委的人达成了口头协议,他们在此处用水库养鱼,并且负责水库周围的环境卫生以及管理,这样一来互相都不需要支付费用。在2006年以前,她和丈夫的日子平静而忙碌,种地养鱼管理水库。
  但从2006年开始,日子不再平静。
  这个水库就在释永旭承包的其中一座山的山脚下。王红回忆,当时释永旭本人以及他的手下多次来驱赶,理由令人哭笑不得,“水库的水都是从山上流下来的,山是他的所以水库的水也应该是他的。”当时王红的丈夫不认可这个说法,还被释永旭打了一顿,因为当时害怕释永旭的势力,被打的时候根本不敢还手也不敢报警。“当时我对象被打的在床上烫了十多天,到现在阴天下雨的还是腿疼。”
  出事后在村里的协调下,王红和丈夫继续使用水库养鱼,但是日子并没有就此消停。释永旭总是提一些不合理的条件,让他们无法接受。“他要求水库的鱼卖的钱一半得是他的,并且捞鱼工人的前得我们这边出,真的是欺人太甚。”王红讲述。
  因为对方各种不合理条件层出不穷,2007年,王红和丈夫最终决定放弃使用水库,“惹不起,躲得起。”
  打手很多
  出门最少带俩人
  在乡亲们眼中,释永旭的打手很多,最喜欢带出门的有两个人,一个叫孙松,一个叫王光宏。孙松已经去世,而在警方的通告中,王光宏已经被抓。
  很多村民都说,孙松自称是释永旭的律师,但在乡亲们眼中,孙松干的事早已经超出律师的范畴。而另一个王光宏是其的司机兼职打手。王红因为鱼塘的事还和孙松打过几次交道,后来就没再见。
  村民张明(化名)就被其中一个打手踢了一脚,后来被人拉开,不过他还是被释永旭困在别墅里四五个小时的时间。张明讲述,释永旭大约是在1999年左右来到山张村,他承包的第一座山就紧挨着自己开荒的那块地。他告诉记者,当时村里很多荒山荒地,一家就在一处荒山的山脚下开了一亩多的荒地,第二年,与荒地只有几米之隔的荒山拍卖,最后被释永旭承包。
  释永旭包山之后,说张明的地过界了。承包的荒山都有边界图,张明要求释永旭拿出边界图看看是否真的过界限,而释却拒绝了,并且揪住了衣领。释永旭让张明去他的别墅说话,结果张明去后发现里面人不少。
  其中有几个释的手下是村里的人,从中还进行劝告,但是张明还是被一个不认识的打手踢了一脚,最后被旁边的人拉开。之后释永旭一直没开口放人走,直到晚上八点左右才允许走人。张明依稀记得,去别墅的时候是下午三四点,直到晚上近八点自己才从别墅里出来。
  后来,张明放弃了那一亩荒地。
  拉一车人干预选举
  砸了三个选票箱
  2008年,释永旭带着几车人干预选举的事,焦村村民至今印象深刻。
  有村民回忆,当时正值村里换届选举,主要是分为两派,一派是释永旭支持的一名叫李洪星的村民,而另一派就是焦纪安。选举那天,释永旭带着四五车武校的人过来在大街上转悠,村民猜测当时就是为了吓唬人。后来他们带人到选举会场把票箱砸了,村里参与投票的人无一人敢上前。
  那年,就因为释永旭带人闹事,村里没有任何人当选村主任。
  为何会阻挠?焦纪安告诉记者,因为他没有满足释永旭的需求,换句话说就是不够听话。焦纪安称,自己是从2005年当选焦村村主任,在他当选之前前任村长将四道沟的一片荒山承包给了一个叫徐光明的人,协议签了30年。后来释永旭看中了那片荒山想要承包,协议不能随便毁,焦纪安就没同意。焦纪安称,其实释永旭看中的不是那片荒山而是山里的铁矿。据他讲述,后来释强行进入荒山开矿,后来甚至不让徐光明的护林员进入荒山。因为一次徐光明和护林员要进去,还被释永旭等人打了。那里的铁矿一直被释永旭霸占到2009年。
  除此之外,那里面释永旭还在村里承包了煤矿,煤矿属于县办企业,后来承包给了一个叫魏传道的人,后来这人因为资金不够低价转让给了释永旭。
  当时无论是开煤矿还是铁矿都需要每年给村里交五万元的管理费,别人都交,但是释永旭从来没交过。
  据村里人讲述,2009年焦纪安曾经因为贪污罪被判刑一年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释永旭确实干预选举,选票箱总共设了五个他砸了三个。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焦村村委会瘫痪了近三年,直到新一届班子上台。
  据了解,释永旭不是干预一个村的选举,据其他媒体报道,他当年也干预了袁寨村的选举工作,该村村主任就是释永旭指定,当时他从武校带了几十个人,谁不选就打谁。
  其原少林寺师傅在大口
  释永旭具体来大口镇多少年,谁也说不清楚,有说是1998年,也有人说是2000年,不过可以确定是已经十年有余,这些年一直横行乡里,不少人也举报过,但不知为何最后都不了了之。
  他不是大口镇人,为何会来此,有人表示最初是来投奔他的师傅李永亭,两人以前在少林寺是师徒关系,后来都离开了少林寺。记者来到永亭武馆,李永亭并不在馆内,家属向记者证实,李永亭确实是释永旭在少林寺时的武术师傅,法号释永亭。李永亭离开少林寺后在大口老家办起了武馆,后来就去了瑞典办武馆一年只回来两三个月的时间。家属还称,现在的武馆只是暑假班,虽然释永旭在大口,但是两人接触时间并不多,一年也就见一次面。家属还表示当时李永亭在少林寺有很多徒弟,并不只有释永旭一个。
  释永旭到大口的十几年,包荒山,开矿产,买房产,资产一点点在扩大,知情人表示,其实释永旭并不是在大口发家,来大口之前就已经很富有。
  还有知情人透露,这次被抓的人中,有释永旭的两个哥哥,大哥王云龙,二哥王云雷。记者从警方通告中可以看到,确实有此二人。
  (齐鲁晚报 齐鲁壹点记者:刘云鹤)

Author: admin